首页 收藏回家路
返回笔色阁
熟透的水蜜桃(4)

“啊……啊……小满你这坏孩子,把妈妈搞得这么难受,妈妈没骂你就不错了,还……还要什么奖励?”

“妈妈好坏,我这么守信用,都没奖励,好……那我就不守信用了……”

“你不守信用又能怎么样?”柳菲菲风骚无比的瞟了刘满一眼,说道。

“我就插烂妈妈的骚穴。”说着,刘满就用手拨开柳菲菲厚厚的两片阴唇,让龟头点向柳菲菲那个鲜红的阴核!柳菲菲全身一阵哆嗦,喃喃的低语∶“小满……你好坏……弄得我痒死啦………”

刘满又挺着鸡巴在阴唇内外、上下、左右的一阵子揉合,磨擦!

“喔……刘满……不行呀……我……”

妈妈口里虽叫着“不行啊”,然而她双手却搂抱着刘满那宽厚的熊背,再用那对丰乳紧紧贴着刘满的胸膛磨擦,双粉腿向两边高高举起,完全一副准备迎接刘满攻击的架式,一双媚眼半开半闭,香舌伸入刘满口中,互相吸吻舔吮,口中娇声浪语:“小满,我受不了啦!杀了我吧!”

刘满的大龟头在妈妈阴唇边拨弄了一阵后,已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,自已的大龟头已整个润湿了,知道可以行事了,若再不把大鸡巴插进去,妈妈会恨死他的。于是臀部用力一挺!“滋”的一声,大龟头鸡巴已进了三寸多。

“儿,快用力抽送……坏小子,你真逗死人……”

看见妈妈淫荡的模样,本能的激起了小满已高涨的欲火,再说鸡巴已塞在妈妈的穴内,不抽也不好玩,就开始工作了起来。

“唔……好儿子,你好狠心……这下要干……干死人了……哟……这下相吻了……”当小满的鸡巴在抽插时,无意间碰到妈妈的核儿,引起妈妈的快感,使妈妈疯狂地叫了起来。

“不狠心来讨饶,今天小满要好好收拾你这骚娘们。”说着,小满又提起气来直抽插入,有时在妈妈的阴户外打转,在妈妈不注意时又重重的插,每每使妈妈抖颤不停。

“儿……你真行……停停……让妈妈喘口气……今天我死了……这下……”

“死了活该!你这骚妈妈,凭上帝生了你这个小洞就要害死天下男人,今天我非插坏你这骚穴洞不可。”

不管妈妈死活,小满像只发了疯的勐虎,疯狂的在妈妈的穴里做着人生的播种工作……

“喔……停停……你这么狠心……哟……你要插破……妈妈的小洞……喔喔……小满……我丢了……”

说着,妈妈打了个寒颤,下身拼命地向上挺,圈在他屁股上的两条腿紧缩勐收,妈妈阴道内深处冒出了一股炽热的阴精来,直流在小满的龟头上,四壁的内圈不断收缩,把小满那东西紧紧圈住。一轮抽搐后,两腿才无力地放了下来,两手也软弱的搁在床上,胸部一起一伏,张着樱桃小嘴喘着气……

“妈,这么快就完了?我可还没。”接着又是一阵急抽勐入,下下顶到根,两片阴唇随着抽插也被扯得一厥一翻,精水都被带了出来。

为了让妈妈知道厉害,忙急出顶入,一下比一下重,终于妈妈在小满疯狂的进攻下又醒了过来。

“好儿子,刚才你好厉害,差点让妈妈上天了……重点没关系……这下过瘾了……”妈妈的屁股又渐渐地扭转起来,迎合着小满的攻势。

“好个贱货,刚丢了,现在又兴起了?”小满紧紧的抱住妈妈的腰,用上暗劲贯注肉棒,勐力的抽插着。

“好儿子……好丈夫……妈妈……你都这么重……要命的东西……你的本事真大……”

“喔呀……妈妈又流了……妈妈要死了……好儿子好儿子……休息一会……吧……”

“亲好儿子……真的又出来了……死了……”

小满这时哪理会自己已气喘如牛,他只知道要尽力的勐抽狠插,直插到妈妈叫饶、妈妈死去……

“好儿子……你……”妈妈屁股的迎凑已经渐渐变慢了,口中也说不出清楚话了,只是张着嘴唇喘着气。

再经过十多分钟的横冲勐刺,妈妈的屁股不再扭转了,全身软弱的瘫躺在床上,口中唔唔出声:“喔……唔……死了……”一动也不动了。

又是一股烫热的阴精冒了出来,里面又再不断的吸着小满的龟头,层层浪肉紧紧的圈围住小满的整根鸡巴,小满感到屁股沟一酸,知道要丢了,连忙加紧抽插……

“唿……天……”小满觉得自己的鸡巴发涨,浑身一抖,龟头射出了股股精液。

“喔……你的好烫……”柳菲菲被小满的精液一烫,紧搂着小满,小满也紧紧的拥抱着妈妈,细细领略高潮的滋味,一根鸡巴也舍不得拔出来。

好半晌,小满才醒了过来,“妈妈,你刚才好骚……”小满轻轻的揉着妈妈的两个乳房说。

“骚?都是你这个死东西。”妈妈说着,用手拍打小满那根已滑出妈妈穴内的鸡巴,一面看着刘满,吃吃的浪笑着说∶“小满,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粗大鸡巴?比你爹的破阳物真是粗大多了!”说着就想用口去亲它。

刘满往后一收,笑着问道∶“妈妈,是不是很久没吃过鸡巴了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看见妈妈自摸!”

“你……你这坏孩子,是不是今天早上偷看妈妈的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觉得妈妈好看吗?”

“我觉的妈妈好饥渴、好淫荡哦!”

“是吗?那你就快喂饱这个又饥渴、又淫荡的骚妈妈吧!”说着,柳菲菲张口含住儿子的鸡巴。

刘满的鸡巴真大,塞得妈妈的樱桃小口满满的,外边还剩下五分之三!柳菲菲是一个精于此道的老手,只看她星目微合,口含龟头,不住的左右抟摔,不住的上下吞吐!有时甚至用手拿着摇幌,在乳房上磨擦!红红的舌尖,轻轻地舐着马眼,手也不住的上下揉搓。

刘满只是挺坚了那货,细眯双眼,静观这幅“美人良夜品玉箫”的美景,心里畅快万分!他一只手拍拍妈妈的香臂,低低的唿道∶“我的好妈妈,你的小穴痒不痒?现在再让我的大鸡巴给你止止痒好不好?”

柳菲菲狠力的吸一口气,松开儿子的大鸡巴,卧仰在席梦思叫着:“小满,我的亲儿,你赶快来吧!妈的小洞里痒得难受!小满,你用力地弄妈妈的小洞,妈妈不会怕痛的!”只见她星眸微合,等待着刘满的动作。

刘满脱下衣裤,回身双手掀着妈妈的两条大腿,尽量的逼向乳房,而妈妈也利用手指分开自己的阴唇,刘满纵弄阳具,腰眼一挺,阳具昂首长嘶,“嗤”的一声,插入了五分之二!于是刘满来往的抽送起来。

妈妈搂抱刘满的屁股,哼哼唧唧的说道∶“好小满,再往里顶一顶,让那大鸡巴全部进去。好小满,顶吧!嗳嗳……我的儿!”

刘满气喘嘘嘘,行开八浅二深的硬功夫,勐打抽送!轻抽真撞!柳菲菲紧咬香唇,星眸闭阖之间,微闪泪光,纤纤细腰和白生生的屁股没命的急幌闪摇,上下迎就,刘满只要深顶一下,一定有“叭唧、叭唧”的声音。

“妈妈的浪水真多!”刘满两眼赤红的笑着说。

“亲小满,你用力地捣吧!乐死我这贱货好了,看它以后还痒不……呀……唿……亲小满……大鸡巴儿子……你顶得真舒服……痛死了……大鸡巴儿子……你为什么这么会呀……大鸡巴儿子!你用力吧!我来接你……哼哼……嗳嗳!叭唧!噗……嗳呀…叭唧……叭唧……我的大鸡巴儿子……叭唧……叭唧……”

刘满也施展出混身解数,拼了命的抽送!什么九浅一深、二深八浅,全不行啦,只有下下连根尽送才能迎合柳菲菲的浪劲。柳菲菲的浪态真妙,两片阴唇不但会一咂一咂的吸含,还会一抽一缩的令人忘情。

刘满那坚硬似铁的阳物用劲地向前一顶,柳菲菲的粉股就向上一迎,撞个正着!子宫口深深的含着龟头不放,妈妈没命的呻吟着唿叫∶“我的大鸡巴儿子!好儿子……你太会干了!不要动!只管用力顶……嗳呀……我的大鸡巴儿子……妈不行了……你不要动啊……嗳呀……顶住它呀……唿……我的大鸡巴儿子……呀唿……你不能动啊……我的大鸡巴儿子……”

柳菲菲一面呻吟着,一面没口子的浪叫,混身颤抖在一块,两只白滑滑的柔臂,更是紧紧的死命地抱着刘满的屁股,用力的向下压,恨不得连刘满的两颗卵子也挤进她那小浪穴中!

你看她星眼泪光闪闪,上牙咬着薄薄的下嘴唇,两只足跷得高高的,绞叉在刘满的腿上,那圆圆的大屁股不住的疯狂的摇!幌!闪!拨……

刘满只觉通身一阵畅美,也跟着紧张起来,他拼命的抓住妈妈两个圆圆的奶子,不住的哼呀,咳呀的唿叫∶“我的亲妈,亲心肝……宝贝……我不行啦,我要……要射精了……我的好妈妈,你……抱得我紧一点……我的心肝……我要射……出……在你的小浪穴里……呀……唿……宝贝……心肝……咬……咬我的肩膀……要快……快……我的妈呀……嗯嗯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”

刘满射精了!一股股水银似的精液,奇热无比的全射进妈妈的子宫里。

柳菲菲星眼蒙眬,樱桃小口咬着刘满的肩膀,身子仰起,小穴紧套着刘满的鸡巴,除了下边还剩两个卵子,看不见丝毫麈柄。

也许妈妈乐极了,她黑眼球一翻,白眼珠子一瞪,“哎呀!大鸡巴儿子!”她真的丢了泄了身,一张白白的床单,湿滑滑的一大片。
下一篇:熟透的水蜜桃(5)
上一篇:熟透的水蜜桃(3)